心惊胆跳水墨画,地窖阶下囚奴

二、果然有蹊跷 天明集团总部所在的天明大厦高达二百多层,大厦的门卫室却是个小平房。看门的是个干瘦老头,这老头满脸皱纹,一对小眼睛精光四射,一身白色的唐装显得与整个大厦的现代气息格格不入。 郭思浩报上自己的名字,却被老头冷冰冰的一声填表挡在了门外。幸亏郭思浩事先有约,报出了顾梦麟的名字,老头打电话确认后才放他进去。 在大厦顶层的总裁办公室,年轻干练的顾梦麟斜坐在沙发上,楚楚动人。顾梦麟对郭思浩的推理小说耳熟能详,是他的忠实粉丝,这也是郭思浩能如此顺利地见到她的原因。 顾梦麟顽皮地撇撇嘴,说:苏怡的突然死亡,喜欢当福尔摩斯的人都会认为是我做的吧?郭思浩点点头,说:单纯推理毫无意义。顾梦麟拿出一份账单记录给郭思浩看:苏怡患有严重的抑郁症,有过自杀记录。她经常去看心理医生,这是她看病的账单。 顾梦麟提供了苏怡的心理医生郑林博士的信息,希望郭思浩能帮助她查明苏怡自杀的真相,同时也帮她洗脱谋杀继母的嫌疑。 离开天明集团,郭思浩决定先去朋友赵曼丽那里查些资料,今天早上赶地铁本来就是要去那里。 赵曼丽二十六岁,比郭思浩小两岁,家境富裕,是留学英国伦敦帝国学院的高才生。归国后她开了家私人图书馆,靠自由撰稿为生。赵曼丽的私人图书馆里藏书丰富,甚至有许多市面上难得一见的珍本、善本和孤本,只有朋友圈里为数不多的几个人可以阅览,郭思浩就是其中之一。郭思浩很快在赵曼丽的图书馆里找到了一本关于催眠术的孤本,他凭直觉感到,苏怡的自杀可能和催眠术有关系。 郭思浩一边看书,一边和赵曼丽交流案情。赵曼丽也没闲着,她很快就从网络上搜集到了天明集团的一项重要信息,立即招呼郭思浩来看。 这是一则旧新闻,但在当时却是件轰动性新闻。五年前,天明集团老总顾天明和女儿顾梦麟,在驾车前往医院的路上发生车祸,小轿车和一辆运渣土的大货车相撞。顾天明当场身亡,顾梦麟幸存。巧合的是,就在车祸发生的前一天,顾天明立下遗嘱,将名下百分之二十的股份转移给苏怡,并指定在他去世之后由顾梦麟和苏怡分别担任集团正副总裁。看着看着,郭思浩的眼睛瞪大了,他紧紧地抓住赵曼丽的手说:果然有蹊跷!

女友被他推进地铁轨道

警方闻讯后赶来,随即封锁了现场。 据说,一个警察下到洞里,再也没有从洞口上来。各种小道消息开始流传,几天后,警方作出了澄清,体育馆在修建游泳池的时候,因为地陷缘故,不小心挖通了地铁隧道的竖井! 地铁隧道中有着很多世人不知的秘密! 地铁隧道有竖井、降水井、压力井、风井,井口大多被掩埋起来,或者设在隐蔽处。地铁接触轨上有千伏高压电,人员闯进隧道会有生命危险,并且有可能造成交通瘫痪。 尽管如此,还是常常有人跳下地铁站台,消失在隧道深处。国家不得不出台相关法规约束这种行为。 那个从竖井洞口下去调查的警察,确实没有从洞口上来,他在黑暗中沿着隧道摸索着前进,当他出现在站台的时候,乘客都大吃了一惊,他气喘吁吁的向地铁工作人员解释了一下自己为何在这里出现,然后,他说了一句令人毛骨悚然的话: 地铁隧道里……有人在唱歌! 地铁调度室的监控系统未发现有人跳下站台,列车司机也声称没看到隧道里有人的踪迹,但是那个警察依然坚持自己的观点,他说确确实实听到地铁隧道里有人在大声唱歌。 此事非同小可,地铁控制室采取了临时停运的措施,多名稽查人员牵着搜救犬进入隧道,那名警察拿着探照灯在前面带路。然而,隧道里空空如也,在探照灯的照射下,只有铁轨反射着光。搜索了十分钟,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大家正想放弃的时候,隧道前方拐弯处突然传来一阵歌声,可以很清晰的听到——一个女人的歌声,很高亢的女中音,并且唱的是一首日本歌! 怪异的歌声在隧道中回荡,听起来非常恐怖。 一名胆小的稽查人员说道:这是人还是鬼? 那名警察回答:肯定是人。 稽查人员反问道:要是前面有人,为什么咱们的搜救犬不叫呢? 搜救犬确实很安静,大家慢慢地向前走,拐过弯,探照灯光打过去,怪异的歌声突然停止了,隧道里却连一个人影都没有。 大家面面相觑,感到汗毛直立。 地铁在挖掘过程中常常会掘到坟墓和尸骨,很多站台也发生过跳轨自杀事件,一些工作人员更愿意相信灵异现象的存在,这使得他们止步不前,开始打退堂鼓,只有那名警察向前搜寻,很快,他停下脚步,弯下腰观察着什么。 其余的人走过去发现,地上有一部手机! 这也正好解释了歌声的来源,肯定是手机的铃声。 大家松了一口气,一名稽查人员想要把手机捡起来,那名警察阻止说别动。 他戴上手套,小心翼翼的拿起地上的手机,用一种特有的警觉性语气问道: 手机的主人,现在哪里呢? 众所周知,地铁车厢是一个封闭的空间,这也排除了乘客将手机丢弃在隧道里的可能性。并且,这部手机,看上去非常奢华昂贵。在地铁安全主管办公室,安检员对比网上的图片,确认这是一款日产东芝CosmicShinerexclusive手机,全球限量1000台,面板上镶嵌了14颗钻石,该手机在《福布斯》评出全球十大豪华手机中排列第四,售价为39万9000日元。由此可见,手机的主人肯定是非常有钱。 正在安检员介绍这款手机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怪异的日语歌声再次响起。 安全主管和那名警察用眼神交流了一下,随即决定接通电话,办公室里的人都屏住了呼吸,猜测着对方应该会说什么,谁知道手机那头一片沉默,足足有一分钟的时间,对方挂掉了电话。 大家议论纷纷,商量着要不要将电话回拨过去。过了一会儿,主管办公室突然闯进来一群人,地铁运营总监,调度长,公安局地铁分局局长,地铁各派出所治安站的负责人几乎都到齐了。 地铁公安分局局长召开紧急会议,透露了案情,24小时之前,一个富家小姐在地铁站神秘失踪,警方联合电信部门通过信号定位一直在找她的手机,富家小姐名叫安琪,她的父亲安逸轩是环球证劵集团总裁,亿万富翁,在港台及大陆数百家企业均有证券投资,还是日籍华人。 安全主管点点头说:这老头的钱多的可以买下咱们整个地铁运营公司。 分局局长说道:可是,安老爷子唯一的女儿却在地铁里失踪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安全主管正想说几句俏皮话,只见分局局长站起来,他环顾四周,脸色凝重的说道:我们的压力非常大,刚才,日方领事已就此事进行了交涉。市公安局四个局长,联合起来担任专案总指挥,你们看着办吧,谁要是出了问题,到时候别说我不给面子,就连我自己也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 全市投入大量警力,在地铁内进行拉网式摸排,重点查找失踪当天的可疑对象,询问笔录也做的非常细致,地铁的监控设备未提供有用的线索,案情毫无进展,只在外围得到了一条没有价值的消息,最后一个见到富家小姐的是私人司机,当时,司机送富家小姐去机场,遭遇堵车,富家小姐不得不改乘地铁,他们有过这样一段对话: 富家小姐:你是说,让我和那些穷鬼一起挤地铁? 私人司机说:小姐,现在堵车,我们即使是开着坦克,也到不了机场,您只能坐地铁了。 富家小姐:混蛋,航班还有一个多小时,地铁能来得及吗? 私人司机:小姐,就在这里下车,坐最后一班地铁,可以直达机场,委屈小姐了。 富家小姐骂了一声Fuck,下了车,戴上墨镜,她穿着一件白色雪纺薄绸丝缎细肩带露背的花苞裙,挎着一款圣罗兰的Muse手袋,虽然表情有点愠怒,但不失优雅和高贵,风情款款地走向了地铁入口处,然而,她再也没有从地铁内走出来。 三天后,警方依然一无所获,地铁分局局长被停职,在市公安局会议室,四位局长召开了案情紧急分析会议,副部长白景玉亲自前往听取汇报,与此到会的还有市委市政府各级领导。副部长白景玉在会议上发言,案情重大,此案不破,不仅会影响中日两国外交关系,安老爷子一旦从大陆撤出证券投资,不知会有多少企业和股民面临破产。 正说着,会议室的门开了,一个穿日本和服的女人搀扶着一个颤巍巍的老头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几个保镖模样的人。 这老头就是环球证劵集团总裁安老爷子! 白景玉走过去,握住安老爷子的手说道:对不起,实在是抱歉,我们也很重视…… 安老爷子说的第一句话是:多少钱? 白景玉不解其意。 安老爷子又说道:他们要多少钱? 白景玉这才明白,安老爷子以为自己的女儿被绑架了。 市局刑侦处处长站起来对安老爷子说道:勒索钱财的可能性不大,因为到目前为止,并未接到任何绑匪的消息,此案的性质初步分析有两种可能,一种是报复谋杀,如果是这样的话,令嫒生存的希望就很渺茫了,还有一种可能,令嫒还活着,不过,遭到了…… 刑侦处长犹豫着要不要继续说下去,安老爷子一脸的焦急,刑侦处处长吞吞吐吐说了四个字,安老爷子差点昏了过去。 这四个字是:拘禁强xx!

一、蹊跷的地铁自杀事件 星期二清晨的地铁站台,人潮汹涌。 挤在人群中的推理小说家郭思浩,很快被一位站在站台边缘的红衣女子吸引住了。她是个十足的美女,但神情十分恍惚,似睡非睡的眼神直愣愣地盯着前方发呆。大清早的,为了上班被迫天不亮就起床的白领很多,这种神情也不算特别,但她站的位置已经是黄线最边缘,再往前跨半步就会掉下站台,十分危险。郭思浩还注意到,红衣女子一直盯着站台对面的墙壁,那里有个奇怪的灯箱广告,内容是一幅奇怪的油画,像是几大桶不同颜色的油漆同时泼在了画布上,蓝色、粉色、黄色、红色等混乱不堪,看上去令人眩晕。 就在列车进站时,车头即将到达红衣女子站立处的一刹那,惨案发生了! 毫无征兆地,红衣女子突然向前笔直地倒了下去。那种倒下的姿势很怪异,像是一根竖直的铅笔从桌子边缘跌落,没有任何惊慌和挣扎。人群中发出惊呼,十几秒后,列车在刺耳的啸叫声中停下了,但没有人敢去看列车下面。 郭思浩在那一瞬间,下意识地伸手去抓红衣女子。但是,他忘记身后是汹涌的人潮,他的后背被后面的人使劲往前挤了一下,他伸手的方向便有了偏差,本来是去抓红衣女子,结果变成了用胳膊推了那个女孩一下。他的手,抓空了。 摄像头无法提供清晰的画面,郭思浩的行为模棱两可,既可以说是救人,也可以说是害人。红衣女子本身也有疑点,神态不正常,像是因晕厥而倒下。 列车全线停运,五分钟后,救护人员赶来,警察很快封锁了现场。几个相关人员被带到了警局做笔录,郭思浩是其中之一。红衣女子身份很显赫,是世界五百强企业天明集团的副总裁苏怡。 郭思浩知道,他摊上事了,摊上大事了! 但接下来峰回路转,事情的发展出乎郭思浩的意料。负责这个案子的刑警队长吴强是郭思浩的老朋友,郭思浩也没少在侦破案件方面给他提供帮助。吴强很快从天明集团那边联系上了死者的家属,家属说苏怡患抑郁症很长时间了,有过自杀史,表示不会追究郭思浩的责任。 走出警局大门时,郭思浩长舒了一口气,随口问道:苏怡的家属是谁?吴强指指对面大厦外墙上的巨幅广告画:你看,就是她! 广告画上,天明集团的女总裁顾梦麟戴着金丝眼镜,在天明大厦顶层的环形办公室里伏案沉思。广告语更是大气磅礴:天明,让明天的世界更美好! 郭思浩又随口问了句:死者和她是什么关系?吴强漫不经心地说:苏怡是天明集团副总裁,顾梦麟的继母。 说完这话,两人不约而同地看出其中问题,两个女人年龄如此接近,还牵涉到庞大的财富,此事必有蹊跷!

行凶者患抑郁症好几年

沈士其交代自己的作案动机时说,自己得了抑郁症,对生活失去信心,而抑郁症复发是王秀芝提分手造成的,所以他恨王秀芝。他说,事发前,自己站在站台上,周围人比较多,又比较吵,列车进站时风很大,他脑子一乱,就把王秀芝推下去了。事发后,经南京脑科医院司法鉴定所专家鉴定,认为沈士其作案时有限制刑事责任能力。

时间一长,王秀芝觉得双方在性格等方面差异太大,就在2008年7月向沈士其提出分手。沈士其竭力挽留,但王秀芝执意要分,沈士其有一次恼羞成怒,当众打了王秀芝。开学后,沈士其一直纠缠着王秀芝。9月,沈士其病情恶化,分别到北京、南京、合肥多家医院就诊。10月29日上午,沈士其发了一条短信给王秀芝,说如果不和他分手,抑郁症还有一半治愈的希望,否则就真的没救了。王秀芝于心不忍,便答应和好。沈士其开始十分高兴,但很快就故态复萌,晚上睡不着觉,接着又开始失望,情绪低落。11月23日下午,沈士其赶王秀芝走。晚上,王秀芝打沈士其手机,发现其关机了。王秀芝很担心,就去宿舍找沈士其,敲了几次门,沈才出来开门。沈说,自己吃了十二粒安定片,想自杀。王秀芝吓得不轻,赶紧打电话给沈士其的姐姐沈士英。

此时,民警和保安已闻讯赶来。那名红衣女子从轨行区顺车头方向右侧绕过车头,被民警和保安拉上了站台,一下抱住另一名穿深色上衣的女子,嚎啕大哭,浑身如筛糠般瑟瑟发抖,怎么劝都停不下来。这时,旁边有一位身穿深色外套、戴眼镜的小个子男子,多次试图上前安慰红衣女子,但均被其推开。民警正准备将红衣女子和穿深色上衣的女子带走,小个子男子却伸手拦住。民警正感到奇怪,一围观乘客悄悄告诉民警,就是那名小个子将红衣女子推进轨道的。民警遂将那名男子也一起带走。经查,小个子叫沈士其,红衣女子是其女友王秀芝,穿深色上衣的女子是男子的姐姐沈士英。进一步调查后,警方逐渐弄清了沈士其推女友落轨的原因。

女友提分手使他萌生杀机

1980年出生的沈士其是安徽安庆人,研究生学历,系安徽某大学教师。沈士其出身贫寒,在全家人乃至全村人帮助下得以完成学业,他的人生几乎是在书本中度过的,对社会接触很少。长期在象牙塔中的生活,让他形成了一种追求完美,却又心胸狭隘的性格。因为工作压力比较大,沈士其在2004年患上了抑郁症,但他仍有着一般人都有的情感需求。2005年,他认识了学校的本科生王秀芝并谈起恋爱。那时,沈士其的抑郁症还不太严重,王秀芝也知道他有点异常,但认为是因他对自身要求过高引起的,能调整好。但令王秀芝没想到的是,沈士其的病非但没好转,反而越来越严重了。

南京地铁驾驶员小杜永远也忘不了2008年12月2日下午那一惊魂时刻。当时,小杜正驾驶1016次地铁列车开往迈皋桥站。16:05,在即将到达地铁南京站站台时,小杜突然看到一个穿红衣的人从站台掉到车前的轨行区域。小杜立即按下紧急停车按钮。几乎是同一瞬间,落轨的人自己爬了起来,跑进隧道一个有凹槽的地方。列车在越过了掉下站台的乘客大约10米远的地方停下,小杜忐忑不安地打开右侧司机室门查看落轨者情况时,听到一个女子在喊救命。

一想到分手后,女友会和别的男人在一起,沈士其的心里就无比难过,抑郁症也复发了。他恨女友不给他机会。然而,当女友心有不忍和他复合后,他却又痛下杀手,狠心将女友推进了地铁轨道里。要不是女友及时跑进一个凹槽躲起来,难逃被列车轧死的噩运。近日,沈士其被南京雨花台区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

夜半用刀比划女友脖子

庭审中,沈士其的辩护人提出,沈有家族性精神病史,其家人中就有人患精神病去世,建议对其判处缓刑。对此,检方认为,沈的犯罪情节和作案手段比较恶劣,犯罪性质比较严重,在高速行驶的列车进站瞬间将人推入地铁,列车在行驶超过被害人坠落地点约10米才停住,给被害人造成极大的生命威胁。雨花台区法院审理后认为,沈士其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但由于其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未得逞,系犯罪未遂,依法予以减轻处罚。此外,沈士其作案时具有限制刑事责任能力,系初犯,归案后认罪态度较好,酌情从轻处罚。最终,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沈士其有期徒刑五年。

11月28日,沈士英来到了学校,住在王秀芝租的房子里,而王秀芝住到了沈士其的宿舍里。11月30日晚上,王秀芝在上网,沈士其突然跑过去拉开王秀芝的领子,摸她的脖子,说那里性感,当时王秀芝很奇怪,因为沈士其以前从来没这么说过。王秀芝睡下后,沈士其又开始摩挲王秀芝的脖子,弄得王秀芝一夜都没怎么睡好。次日凌晨6点左右,王秀芝翻了个身,想拿开沈士其的手,没想摸到一个硬邦邦冷飕飕的东西,转头一看竟然是一把10厘米长的水果刀,王秀芝吓得魂飞魄散,紧紧抓住沈士其的手,让他放下,但沈士其不说话也不肯放。王秀芝便抢他的刀,还叫了两声救命,最后终于把刀子抢过扔了。惊魂未定的王秀芝一再追问,沈士其才说,自己已经拿刀在王秀芝脖子上比划了三四个小时了,之所以这样做,是为了消除恐惧。

早上7点,沈士英来了,沈士其不让王秀芝把夜里的事情告诉其姐,但王秀芝还是说了。沈士英听了也很害怕。随后,沈士其反复说他的病好不了了,只要他的病好不了,王秀芝就会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哪怕他死了也不甘心。见沈士其病情愈加严重,王秀芝和沈士英决定带他到南京看病。12月2日,三人来到南京,准备先坐地铁去红山动物园逛逛。就在地铁列车即将进站时,沈士其突然从后面跑上来将王秀芝推下轨道。事后经计算,当时列车时速55公里,车头距王秀芝约80米,不到6秒就会撞到她,危险性极大。好在王秀芝反应快,最后只受了点轻伤。

本文由mg娱乐线路发布于历史事迹,转载请注明出处:心惊胆跳水墨画,地窖阶下囚奴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