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青率领10万汉骑两出定襄,匈奴的盛衰

冒顿是头曼长子,初被质于月氏。头曼爱其异母弟,曾阴谋借月氏之手杀之。冒顿得悉,盗取月氏善马逃回。他的英勇行动,使头曼受到感动,遂授之为“万骑长”。冒顿为洗雪前耻,刻苦练习骑射,严格训练士卒,于公元前209年杀死头曼,自立为单于。冒顿雄心勃勃,取得政权后,首先着手巩固内部,“尽诛其后母与弟及大臣不听从者”。接着,乘刘邦与项羽逐鹿中原之机,开疆拓土,扩大牧地,南并楼烦、白羊河南王,悉收秦前所夺匈奴地。又积极整顿内部,对国家机构进行全面的调整与改革,于匈奴中部地区建立“单于庭”,管辖代郡、云中(今内蒙古自治区托克托县)直北方向广大地区,并规定把军政和对外权力由单于掌握,卑于由左、右骨都侯辅政。骨都侯由呼衍氏、兰氏和须卜氏等异姓贵族担任。呼衍氏居左,兰氏和须卜氏居右,主断狱讼,将已裁决案件禀报单于。无文书簿领、记录诸事。单于以下,置左、右贤王,左、右谷蠡王,左、右大将,左、右大都尉,左、右大当户、左、右骨都侯。左、右贤王是地方最高长官。俗尚左,左贤王地位和权力均高于右贤王,通常由太子充任。左、右贤王和左、右谷蠡王俱置庭于驻牧地。左贤王庭管辖匈奴东部,位于汉上谷郡(今河北省怀来县一带)直北方向;右贤王庭管辖匈奴西部,位于汉上郡(今陕西省榆林县一带)以西地区,与月氏和氏、羌相接。自单于、左右贤王,直至大当户,分别统军,指挥作战。其余各级官吏,也是各大小军事首长。除单于外,各级长官,大者统万骑,小者数千,共24万骑;每万骑各自置千长、百长、什长、裨小王、相、都尉、当户、且渠等官;都尉、当户、且渠等各依部众多少以区分权力大小和地位高下,形成强有力的统治网络。为了强化统治,冒顿还根据匈奴族传统,规定每年正月,各部首领小会于单于庭,举行春祭;五月,大会龙城,祭祀祖先、天地、鬼神;八月,大会滞林,课校人畜。又实行保护私有财产措施,禁止偷盗,严厉申明“拔刃尺者死,坐盗者没入其家”;推行奖励攻战办法,宣布“斩首虏赐一巵酒”,并将所得卤获归本人所有,得人“为奴婢”,使“人人自为趣利”。上述诸措施,为新建立起来的奴隶制国家的巩固提供了有利条件,因而势力不断增强,不久又北服浑庾、屈射、丁令、鬲昆、薪犁诸族;率精骑围刘邦于白登,迫献宗室女与之和亲、答允开放“关市”、结为兄弟、定以长城为界;西定楼兰、乌孙、呼揭及其傍26国;控地东尽辽河,西达葱岭,北至贝加尔湖,南抵长城,将“诸引弓之民,并为一家”,“皆以为匈奴”,从而结束了中国北部边疆各民族长期不相统属的分散状态,成为北方最强大的奴隶制政权。是以匈奴贵族大臣皆帖服,“以冒顿为贤”。公元前174年,冒顿病卒。子老上单于、孙军臣单于相继嗣位。在老上和军臣统治时期,因继续奉行冒顿时制定的政策,仍与汉“约和亲”;又似中行说为师,学会计算和登记方法,实施计课人口和牲畜,故其政治、经济在一定程度上仍比较稳定。但是,随着统治阶级的不断对外用兵、内部权力斗争的加剧,以及匈、汉关系的恶化,势力逐步减弱。公元前126年,军臣单于死,其弟伊稚斜单于继位。军臣单于太子於丹耻屈其下,逃奔于汉。汉封之为陟安侯。伊稚斜单于因怨汉收纳放丹,屡遣兵至代郡、雁门、定襄、上郡等地寇掠。而有贤王又以汉略其“河南地”,也屡将兵侵袭汉朔方郡(郡治在今内蒙古自治区乌拉特前旗南)。时汉方强盛,兵精将广,遂决定出兵反击,公元前124年,汉使卫青、苏建、李沮、公孙贺等将兵10余万人击右贤王,右贤王败,损失男女15000余人,裨王10余人,牲畜“数千百万”。次年,汉复乘胜发兵出定襄北征。双方发生鏖战。汉军虽取得了斩杀19000千余人的战绩,但右将军苏建、前将军赵信所率3000余骑,几乎全军覆没。赵信被迫投降匈奴。赵信原是匈奴人,后因投奔汉朝,被封为翕侯。伊稚斜单于得到赵信后,以其在汉军久,熟悉汉地军情,遂封之为“自次王”,又妻以己姊,企图利用他共同对付汉军。赵信教伊稚斜离开阴山地区,徙居漠北,以诱疲汉兵。接着,于次年又发兵侵犯上谷。时汉正亟欲摧毁匈奴贵族势力,故于公元前121年,又令骠骑将军霍去病、合骑侯公孙敖、博望侯张骞、郎中令李广分别自陇西、北地、右北平出击。霍去病于焉支山、居延、祁连等地与浑邪王、休屠王军相遇,大败其众,俘斩38000余人,又擒获单桓、酋涂王、稽沮王、单于阏氏、王母、王子、相国、将军、当户、都尉等百数十人。伊稚斜怒,欲召诛浑邪王和休屠王。浑邪王、休屠王惧,谋共归附于汉。但不久休屠王后悔,浑邪王将其杀死,将众4万余人降汉。汉封之为瀑阴侯,置其众于陇西、北地、上郡、朔方、云中五郡塞外,设“五属国”。伊稚斜单于遭此连续打击,更加恼怒,于前120年各遣兵数万,分道进攻右北平和定襄。次年(前119年,武帝元狩四年),汉令卫青、霍去病分别领5万骑北越沙漠出击。伊稚斜遵照赵信计谋,置精兵于漠北,以逸待劳。卫青出定襄千余里,与单于兵相遇。汉军以武刚车环阵结营,纵兵5000击单于。时值日暮,飞沙扬尘,汉军遂横张两翼合围。单于见汉兵精马壮,自度不能胜,率亲随数百名溃围遁。汉军追杀200余里,直抵真颜山赵信城(位于今蒙古国杭爱山南麓)而返。霍去病则自代郡出塞,奔驰2000余里,与左贤王接战,亦获全胜,击杀7万余人,封狼居胥山(约在今克什克腾旗西北),禅于姑衍,登临瀚海(一说指令蒙古高原东北呼伦湖与贝尔湖,一说指杭爱山)而返。页码1 2 <

河南漠南之战卫青

公元前123年,卫青奉汉武帝刘彻之命,在同一年内两次率领十万骑兵攻打匈奴。其中卫青外甥嫖姚校尉霍去病17岁初临战场,独自率领800骑兵大破匈奴。

西汉收复河南地的第二年,匈奴军臣单于就死了,其弟左谷蠡王伊稚斜自立为单于,并且发兵攻打军臣单于的太子于单,于单兵败投降汉朝,不久就死了。自从伊稚斜成了匈奴单于后,他更是频繁出兵袭扰汉朝边境。

公元前124年卫青打败了匈奴右贤王,伊稚斜不甘心也不服气,于是在同年秋天他派遣匈奴一万骑兵攻入代郡,杀代郡都尉朱英,劫掠千余人而去。西汉和匈奴双方在边境你来我往,第二年公元前123年春,为了巩固边防,打击匈奴,汉武帝命大将军卫青率领十万骑兵从定襄出兵消灭伊稚斜。

图片 1

公元前123年春,汉武帝命大将军卫青从定襄出兵,同时命公孙敖做中将军,公孙贺为左将军,赵信为前将军,苏建做右将军,李广做后将军,李沮做强弩将军,共同率领十万骑兵出征攻打匈奴。茫茫大漠,根本无从寻找匈奴主力,第一次定襄出兵,十万汉军骑兵只斩杀了数千匈奴骑兵就返回了定襄休整。

同年夏卫青再次率领十万汉军骑兵出征,此次大将军卫青把赵信和苏建两军合为一部,并让其与主力大军分开行军。此次从定襄出兵,汉军共斩杀匈奴一万多人俘虏一万多人,但赵信和苏建一军却遇到了伊稚斜单于的主力军队,3000汉骑与数万匈奴骑兵激战,双方战斗一日有余,汉骑3000人几乎全军覆没,原匈奴降将赵信投降匈奴,苏建单人独骑逃出生天。

此次苏建部损失惨重,汉军主力也没有什么大的斩获,但值得一提的是,大将军卫青外甥嫖姚校尉霍去病,年仅17岁初次与匈奴作战就奋勇杀敌,独自率领800骑兵,追击匈奴数百里,斩获匈奴2000余人,杀伊稚斜单于大行父藉若侯产,俘单于叔父罗姑及匈奴相国、当户等高官,全身而返。

大将军卫青率领十万骑兵两出定襄,俘虏一万多人,累计斩杀匈奴1.9万人。如果算上苏建的三千骑兵,可以说此次汉军军功不大,只有嫖姚校尉霍去病抓到了大鱼,汉武帝刘彻以其功冠全军,封为冠军侯,赐食邑二千五百户。

图片 2

如果说漠南之战卫青第一次率领十万汉军出征,大破匈奴右贤王是大胜的话,那后面的十万汉骑两出定襄,是根本就没有达到战略目的,大将军卫青回长安后,汉武帝也以此次军功不多为由,只赏赐了卫青千金,并且苏建也被贬为庶人。

而匈奴单于伊稚斜,在赵信的建议下,也带领匈奴人向北迁移,准备诱使汉军深入,再乘汉军劳师远征兵疲之时,再寻战机攻打汉军。看着日渐强大的汉军,伊稚斜不得不带领匈奴人撤离漠南,向漠北远移。

汉武帝刘彻有一个卫青已经让匈奴人退避三舍了,没成想此次漠南之战,又一颗将星在西汉冉冉升起,此后冠军侯霍去病将是匈奴人的噩梦!参考文献《史记.卫青传》、《史记.霍去病传》《史记.匈奴列传》、《资治通鉴》卷十九

本文由mg娱乐线路发布于历史事迹,转载请注明出处:卫青率领10万汉骑两出定襄,匈奴的盛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