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清代皇帝有关医药的硃批看御医,还有一类人

现代的科技是越来越发达,各种从前不敢想也做不到的事,现在都在逐渐实现。比如:上天、入地、潜海。不过,即便是在今天,也还有着不少因素制约着人类的发展,疾病就是其中一项。诚然,今天的医学发展比起古时候进步了太多,但是,依然有一些现代医学无法解决的。

  中国科学院院士、国医大师陈可冀教授旧文:御医的医术高明,临床诊治,首重疗效

古代的医生俗称御医,御医并不好当,伴君如伴虎不说,薪水比太监还低。薪资待遇方面,太医院的院使月银三两,左右院判、七品御医均月银二两二钱,吏目、医士月银一两五钱(光绪《大清会典事例》卷二百五十)。雍正元年规定:医士月给公费饭银一两五钱、米九斗。而一个普通太监月银二两,可见御医的俸银是偏低的。

图片 1

  陈可冀 周文泉 江幼李

清朝比明朝尝药更为严格:一器由御医、院判、内监依次尝药;另一器进御。

那么,古时候的医学是怎么样的呢?我们都知道,中国古代的平均寿命非常低。

  御医,又称太医,因主要在宫中为皇家诊治疾病而名。由于接近当朝统治者、宫帏森严以及种种历史原因,人们对御医的了解甚少,从而有许多揣测。尝有“翰林院文章,太医院药方”之传闻,认为御医处方平平,应景而已,人情练达为主,疗效尚在其次;亦有“太医难当”之说,“伴君如伴虎”,以致历代不少名医均因此不应诏而远遁;尚有认为御医侍奉于君王左右,地位至尊至荣者。清代,宫廷内部明争暗斗激烈,政治风云诸多变幻,帝后死因不明者多,因之御医与政治的关联也引起了研究者的兴趣。凡此种种,均表明人们对于御医的关注。

清太医院初设在北京正阳门内东江米巷,今东交民巷西口路北附近。太医院大门悬挂太医院匾。大门前左为土地祠,右为听差处。太医院有大堂五间,悬挂康熙帝御赐名医黄运的诗文:神圣岂能再,调方最近情。存诚慎药性,仁术尽平生。医生讲求诚慎仁术四字。大堂左侧南厅,是御医办公厅堂,右侧为北厅。后为先医庙,供奉伏羲、神农、黄帝的塑像,有康熙帝御书永济群生匾。先医庙里有铜人像,庙外有药王庙,庙连接大堂的是二堂、三堂。

根据民国时期许仕廉《人口论纲要》,以及一九三六年实业部公布的的分年龄死亡率统计结果,古人平均寿命就三十岁,而那些底层民众就更低了。所以,古代能活到六十岁已经是非常不容易了,而能活到七十岁的人,绝大部分都是富贵之家才有这个可能。

图片 21982年院刊图片 3御医稿本—怪症汇纂

光绪二十七年《辛丑条约》后,东交民巷被划为外国驻华使领馆区。翌年,太医院迁到新建衙署,在今地安门东大街113号院,大堂东西3间,进深3间,现基本保存。东院为药房。今前院有28户居民,后院为五中分校使用。太医院在宫内上驷院北设有待诊、休息的处所,旧称他坦,又作 塌潭,为满语音译,汉意是住屋、住所。岁月流逝,现已无存。

这里,一方面是因为古代医学水平有限,很多现代简单的疾病,在古代就是绝症。另一方面则是古时候的封建集权,底层民众的生存环境在当权者眼里实在是不值一提的。那么,问题来了,作为最高权力统治者的皇帝,他们的寿命是不是很长呢?

  我们在进行清代宫廷医疗经验的整理研究中,发现了不少清代皇帝有关医药的硃批和硃谕,这些珍贵的原始资料有助于讨论和研究宫中御医的诸种情况。从这些硃批(谕)中看,“太医难当”之说是有一定道理的。涉及御医的硃批,主要包括皇帝对御医的医疗要求和有关医事活动的谕示两个方面,此二者有其内在的联系,这里一併分析讨论。

康熙吃西药

图片 4 展开剩余80%

图片 51982年院刊

给皇帝看病的不一定是御医

其实不是的,说起来大家可能不信,古代皇帝的平均寿命是非常低的。

  一、临床诊治,首重疗效。

明清的太医院,兼具卫生部、总医院、医学院和保健局四种功能。康熙三十二年五月,康熙帝因患疟疾,服用法国传教士洪若翰等进的金鸡纳霜而病愈。光绪二十四年九月初四,法国驻华公使馆多德福医生曾为光绪帝诊病开药。不过,太医院始终是以中医中药为主。

大家可以看到,皇室成员哪怕享受着最好医疗条件和经济条件也做不到高寿,平均寿命依旧只有四十岁左右。中国历史上不到二十岁就早夭的皇帝比比皆是,而像清朝的乾隆皇帝那样活到七、八十岁的真的是少之又少。

  宫中治病,皇家对疗效十分强调。倘治疗效果不好,皇帝常予以严词申斥,甚至惩处;反之,如疗效满意,亦褒奖有加。如康熙四十九年五月二十七日,康熙皇帝对太医院右院判(副院长)刘声芳、御医李德聪等治疗镶黄旗食阿思哈尼哈番俸硕色患中风昏迷病之奏折,硃批:“用心治”。“用心”二字已流露出不满之意。再如,乾隆二十(?)年三月十一日,太医院院使(院长)刘裕铎所呈奉旨治疗兵部侍郎雅尔图“肝胃气痛”奏折,及治疗大学士来保患“外感风凉”之奏折,乾隆皇帝均硃批:“快快的治,钦此”等语。“快快的治”,是极力敦促,要求赶快把病治好,不得贻误,仍是强调疗效。有时,皇帝对御医治疗时间稍长,亦十分不快,如乾隆十七年(?)五月二十九日,皇帝对太医院院使刘裕铎治疗简亲王泄泻的硃批:“五月二十九日,院使臣刘裕铎谨奏 奉

御医职责主要有八项:侍直、进御、扈从、奉差、储药、祭先医、诊视狱囚、施药等。其侍直,各以专科,分班轮值,在宫中称宫直,在外廷称六直。宫直在御药房及各宫外班房值班,六直在外直房值班。扈从,皇帝出巡,御医或奉旨点用,或按班轮值,都给夫马、车辆装载药材,还给账房需用等物。此外,王府、公主府、文武大臣等,太医也奉旨前往诊病。太医还给监狱囚犯、瘟疫患者等治病。所以,御医不一定都能给皇帝看病,给皇帝看病的也不一定都是御医。

原因就在于,首先,皇帝作为国家的治理者,军国大事都需要来皇帝决断,劳心耗力,心力消耗是很难调养的回来的;其次,就是作为权力顶峰,自然会有不少人觊觎这个位子,刺杀、王朝更迭这些都有可能结束一个皇帝的生命。

图片 61982年院刊

图片 7

图片 8

  旨 看得简亲王,原系湿热伤脾泄泻日久之症,以致口疮糜痛,肚腹泄泻,日夜六、七次,形瘦食少,四肢浮肿,脉息微弱。年老病大,服过保元、异功、理中等汤,泄泻时减时复。自交夏至以来,胃气日衰,饮食益减,其症可畏。今仍用理中汤加减,竭力调治。谨此奏

皇帝所享受的自然是最高等的医疗待遇,在古代,学医的人不像读书人一样可以通过科举考试来证明自己,学医的人要想谋求仕途,就得成为成为太医为皇帝服务。毕竟,医学不像传统的读书一样,在古代并不受人重视。但是,有不少名医却不太愿意入宫当上太医,即便这代表着名利双收。

图片 91982年院刊

那么,这又是为什么呢?

  闻

我们先来分析一下,虽然说,成为太医意味着尊崇的地位。但是,为皇族诊病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在皇帝眼中,你依然只是一个被统治的底层人。在自由上就有着诸多限制,比如:为皇帝治病,不能有直接的身体接触,不能抬头直视皇帝本人等等。

  加减理中汤

这对医生的专业水平要求极高,而为妃子等人治病则更危险。皇帝本人身处权力中心,而为了权力和利益围绕着皇帝的明争暗斗数不胜数。有的病你治不好皇帝不会放过你,治好了有的人恨你也变着法的害你。而有的时候,或许你自己都没有意识到问题,正常的诊病施药,但是,那些被买通的宫女太监换了你的药,出了事你也得玩完。

  人参五钱,白术五钱、土炒,炮姜二钱,附子二钱、制,茯苓三钱,白豆叩二钱、煨,甘草二钱”。

图片 10

  引建莲子三钱、去心。

更不要提,有时会陷入皇家丑闻,根本就没有活路。其实,上面这些还不是名医们拒绝入宫的最主要原因,虽然,在宫必须兢兢业业,但是,你要是生在盛世君主贤明,在加上,懂得一些察言观色,也不会说随时随地都会有生命危险。医生们真正害怕的,是皇家的绝对权威性。太医们为皇帝诊病时,既有许多规矩上的制约,又有着皇帝不时的小性子。

图片 111982年院刊

不懂医理的皇帝,可能会好奇病因、治病的手法,而有的话又不能直接对皇帝说。而有一些皇帝略通医理,对着太医们指手画脚,皇帝的意见又不能不管。这时候,明明要用这种药的皇帝,因本人不愿意也只能换。

  简亲王,原封济尔哈朗,次后爵位相袭,至乾隆年,袭封者为济尔哈朗之弟费扬武的曾孙德沛(按:德沛于乾隆十七年薨,故此奏折或属该年事)。德沛操履厚重,深得乾隆赏识,故乾隆对其病情至为关切,在病情奏折上硃批:“知道了。夏至已(以)前就该治好了,钦此”。按如奏折为乾隆十七年,夏至当是五月初十,而硃批时间为五月二十九日,病情迁延不愈,皇上大为不满,埋怨之意,已有表露。尤有甚者,因疗效不著,皇帝常严加申斥,硃批所示辄恶语复加。如康熙四十五年八月十八日,太医院御医刘声芳、李德聪奏治正黄旗包衣、护军参领莫尔洪之暑湿伤气下痢病,病情迁延,恐成“关格”证,改用升阳益胃汤治疗之奏折,康熙帝硃批:“尔等皆因医学粗浅之故,所以往往不能救人”。同年十一月二十四日,太医院院使孙之鼎、外科大夫段世臣、御医李德聪等,治正黄旗内大臣颇尔盆病,原系痔漏复发,窜至左右臀,内通大肠,透破秽臭,稀脓日流碗许,“其人年已六十八岁,大脓之后,复添泄泻,不思饮食,病势重大”。康熙帝在该奏折上硃批:“庸医误人,往往如此”。言词不可谓不重。乾隆皇帝亦常申斥御医,如乾隆二十年前后,太医院院使刘裕铎治疗侍卫内大臣伯依勒慎“伤寒发疹之症”,“由毒热内盛,以致澹语,舌苔焦黑,六脉细小,病势危险”而急奏皇上。总管王常贵奏过后,乾隆帝硃批:“交给他们一个病就治坏了,你提防着点,着他去守着看,钦此”,对太医极为不满。另于太医院御医花三格等治疗贝子达尔玛都病“内伤久嗽吐血”不效死亡的奏折上,乾隆硃批:“他们说是好些么,到底治死了。钦此。”不谈其病之严重,而指责“治死了”,可见疗效不佳,皇帝是要发怒的。至于光绪帝,身体孱弱,诸病缠身,御医治疗颇感棘手,光绪本人求愈心切,每每大发雷霆,其谕示病情时对御医尤多申斥。如:“药饵无效,以上各病究竟能治与否?开方时当明言之,毋得草草仅开数味无关紧要之药,以图塞责”,“须切实想法速治,勿得延误”等语,显系对疗效不著十分不满。又如:“所用之药,非但无效,而且转增诸恙,似乎药与病总不相符,每次看脉,匆匆顷刻之间,岂能将病情详细推敲,不过敷衍了事而已,素号名医,何得如此草率!仍当尽心设法,务俾见愈”。申斥之余,仍然要求速效。尤甚者,光绪三十四年《起居注》中之谕示:“日来耳堵鸣响,日甚一日,几不闻声,屡服汤药,寸效毫无……名医伎俩,仅止如此,亦可叹矣!”此类恶语,比比皆是。足证光绪求愈心情迫切,亦说明御医治病疗效不佳时,所受申斥之严厉。显然,宫中对治疗效果特别强调,御医治病不能敷衍从事。

清朝的光绪帝,就是一个略懂医学知识的皇帝,光绪一生被人控制,好不容易搞次大事也被按了下来。心情郁闷的光绪自然身体不会好,偏偏光绪本人又喜欢对太医提意见。他不爱吃的药就不许太医开出来,这样子病又怎么能被调养的好?

图片 121982年院刊

图片 13

  当然,如果疗效满意,皇帝亦褒奖有赏,以资鼓励。雍正七年三月二十二日,治疗内大臣侯陈泰“伤寒”病奏折之硃批可见一斑:“三月二十二日,光禄寺卿臣冀栋、御医臣刘裕铎谨奏:雍正七年正月十三日奉

在光绪死前的前一两年,他的病情太过复杂,太医们都束手无策。光绪帝自己怨天尤人,在自书的“病原”中,多次对太医恶语相向、发泄自己的不满。那时候,光绪帝因戊戌变法的失败被慈禧太后幽禁,但名义上的他还是一国之帝,太医为其治疗认真严谨根本不满马虎丝毫。

  旨,看内大臣侯陈泰,原系伤寒发瘫之症,服过益气、化癍、温胆等汤,今已全好。谨此

但是,由于他的病情实在严重,已无回天之力,又怎能一味埋怨太医。

  奏

明明不是太医的锅却要太医们来承担后果,甚至,对于太医,康熙帝也曾写下过“庸医误人”的批语。这样的例子,大家可以参考华佗和曹操,不懂医的曹操一怒之下杀了华佗,一代名医,最后,流传下来的只有神医传说和一套五禽戏,这也是不得不让人悲叹。

  闻

对于名医来说,最不能接受的就是自己的专业水平遭到质疑,而质疑来自于皇帝真是想反驳也不行,更何况,还有各种各样的危险随时可能会有杀头之祸。御医的一举一动,都关乎皇帝的安危,因此,即便他们地位低下,只要得到皇族的信任,那他们就能享受无尽的荣华富贵。

  奉

图片 14

  旨:陈泰病症难为,冀栋、刘裕铎医治,着各赏记录一次,钦此。”记录一次,即记功一次,自然有助于日后的晋升。

当然,历史上也不乏作为太医取得非常高成绩的,比如:孙思邈、张仲景。

  总之,从皇帝对御医治病的硃批,无论是申斥或褒奖,均表明宫中对于疗效十分重视。

不过真正的医者,都是有着一颗悬壶济世治病救人之心,一入皇宫,就难以完成自己的理想了。毕竟,“伴君如伴虎”,上有太后、皇帝,下有太医院里的相互嫉妒、彼此排挤、暗中下绊子种种黑暗丑陋的事情比比皆是。

  二、辨证施方,有旨必遵。

所以,细细想来,还是做个乡野游医则更自在一些。

  有清一代,不少皇帝对医药抱有兴趣,姑不论其水平如何,却常指挥御医辨证处方,而御医纵有高明医术,仍得遵旨行事,倘有异议,皇帝便动以声色,从而增加了治疗的困难。康熙五十一年,正黄旗四等侍卫布勒苏患病,御医诊为“狂病”,康熙帝认为不是,便硃批道:“非良医也,恐非疯狂,钦此钦遵”。并派太医院左院判黄运、御医霍桂芳于八月五日再去诊视,后回奏云:“向他探问,其口出胡话,言有人持刀砍他,用枪刺他,欲向他索取银两”以及“问其弟护军柴吉木,其言许多日皆言此语”等。黄运等认为属“肝经积热,痰气结于心包,以致语言错乱,病似疯狂之症”。康熙帝见奏大怒,硃批:“此劣等大夫们知道什么!”按此病例之症状,当属癫狂类病,而康熙帝主观臆断,否定御医诊断,御医虽有异议,亦不敢不遵圣旨。在治疗方面,硃批中议论更多,例如康熙四十九年七月十三日,康熙帝在胤祉等奏关于太医院御医李德聪等,用上赐金线重楼治疗御前一等侍卫海清痢疾泄泻病的奏折上硃批:“知道了。此金线重楼专治痢疾,怎么反增痢疾呢?况且此药我们用过多次,非久服之药。因此,朕恐有何关系,着大夫们多观察,不可忽略,钦此遵此”。对于治病之善后处理,亦时有谕示,如康熙四十二年七月十三日,康熙帝在御医张献、刘声芳治疗武英殿赫世亨病的奏折上硃批:“理气健脾丸药,有补脾助消化之效,着每日早晨将一钱药以小米汤同服下,想必有益。着由御药房取药试服。除此之外,禁止服用其他补药及人参等”。自然,病后调脾及防止滥用人参均有合理之处,但即或其谕示不合医理,御医也得遵旨照办。至于光绪皇帝更以知医自诩,每于《起居注》中,谕示对自己病症之治疗办法。光绪三十三年八月初十日谓:“总之,气(身)体素虚不受补剂,补之徒助上热,清之又碍下元,其详细斟酌,务令下元实而上热退,方可愈也”。彼时,光绪之病势已十分沉重,“治疗多有掣肘”(脉案中语),而皇帝又动辄横加指责,自作主张,致使御医无所适从。光绪甚至对方中用药多少亦有要求,如同月二十二日称:“每遇药方轻少之时,其窜痛(按:指腰胯)亦觉轻,屡试不爽。即如近一月来服力钧(按:曾给光绪治病者,或为御医)之药,其方皆系五、六味,服之窜痛甚见轻减。近二日方剂稍重,此症亦复加增。盖因服药日久,脏腑不能胜药力也。嗣后立方宜详斟酌,总须少而专始无流弊”。其说虽有一定道理,但以方中之药味多寡来判定疗效,实欠妥当。然而,御医仍得遵旨,次后所开处方之药味均少而量轻,疗效受影响与否,自不待言。尤甚者,对药物选择亦有硃谕:“若常用热剂一味峻补,恐前所发之恙复见于今。尚宜斟酌立方,如生地、元参、麦冬、菊花、桑叶、竹茹等清凉养阴之品,每日稍佐二、三味,以防浮热时常上溢”,“须立一妥法,总勿使虚热上炎,始无他患”。据次后脉案载,御医用药即每多施用光绪所示诸品。可见御医必须恪守谕示。有时光绪谕示之中论述特多,御医更茫然不知所措:“总论以上诸症,似非峻补不可,然禀赋本系上盛下虚,素有浮热。多服补剂惟恐上焦虚火更盛,而下部之虚弱并不能愈。用药总宜于补益剂中,稍佐以养阴泻火之品,俾虚热渐渐下引,兼实下焦为合宜”。再如:“连日服药觉得气力弥弱,药与病迄不相符,故总不能生渐愈之效力。是乃仅于表面上寻常之理想,与浮泛之概念,未能将此病实在之理由切实研究,仅凭切脉时少数之所得便尔组织药料,岂其方法次第之复杂无序也。尚应随时改良,勿得漫然组合也。若竟漫然组合便欲达其心中之目的,则其责任之义务,当更令其加重负担矣”。据脉案得知,光绪皇帝当时患有结核、遗精、肠胃病,且有神经官能症等,身体极弱,兼以腰胯疼痛日剧,终日卧床,哀号不已。御医治疗,深感困难,用药亦常受光绪牵制,因之,在此情况下能获小效,维持其生命,实属不易。“太医难当”,信然。

参考资料:

  三、出宫诊治,必先有旨。

【《人口论纲要》、《古代御医》】

  御医属于皇家私有,服务于宫中,因之其有关医事活动必须听从皇帝指挥。御医如在宫外为皇族或王公大臣看病,须经皇帝批淮。凡王公大臣等患病欲请御医诊视者,应先奏明皇帝,经允许后御医遵旨,方能往诊。其治疗情况,御医亦须及时禀奏;治疗效果,更当详报;如病家有所赏赐或赠餽,尤应奏明,听候皇上谕示,不得私自受纳。如乾隆十五年六月初三日,太医院御医陈止敬,奉旨为世子成袞扎布看病的奏折:

  “奉

  旨 看得世子成袞扎布病,系咳嗽喘息,不能仰卧,形瘦食少,牙疳腿疼等症。服过滋燥、舒筋、拈痛等汤及二妙丸,诸症俱好,惟腿膝痠软,步履无力,常服虎骨木瓜丸调理。给臣缎四疋、马五匹,臣不敢收。

  谨此 奏

  闻。

  乾隆皇帝的硃批是:“缎、马不必收,钦此。”

  再如,乾隆十二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太医院吏目、大方脉崔生伟奉旨,前往都尔伯忒看扎萨克贝子丹珠尔病,抬愈返回时,曾获赏“银五十两”,崔“未敢擅收”而奏明皇上,乾隆硃批:“银子不必接他的,钦此”。类似硃批颇多。之所以不许御医接受赏赐或金餽赠,主要在于表明御医属皇家私有,皇帝派出为其臣属治病,乃是皇帝恩典,因之,不能感谢御医,而当感激圣上的“隆恩”。

  有时皇帝亦常指派御医为重要人物治疗疾病。如乾隆十四年十二月初七日,太医院左院判陈止敬、御医徐恒泰治疗扎萨克喇沙隆看布“积气疼痛之症”,疗效不著,乾隆帝硃批:“添刘裕铎看治,钦此”。刘裕铎为当时太医院院使,添派是为提高疗效。又如太医院吏目马秀、霍文彬治疗贝勒达克丹病“温疹伤寒”六日不愈,乾隆帝硃批:“着添邵正文(按:院判)看治,钦此”,等等。

  以上均表明,御医出宫诊病必须经皇帝指派或批准。

  四、应诏入宫,须是名医。

  因为御医负有保护皇家人员健康的重任,故宫中对于御医的要求较高。凡应诏入宫者,皆各省督抚举荐之名医,部分由太医院培养的医生,亦因师于高手而具一定水平。这不仅从皇帝硃谕中有“素号名医”、“名医伎俩”等语可以看出;历朝皇帝征荐名医的谕示亦可证明。如雍正朝,皇帝为征荐地方名医,曾亲笔谕示各省督抚大员:“可留心访问有内外科好医生与深透修养性命之人,或道士,或讲道之儒士、俗家。倘遇缘访得时,必委曲开导,令其乐从方好,不可迫之以势,厚赠以安其家。一面奏闻,一面着人伏侍送至京城,朕有用处。竭力代朕访求之,不必预存疑难之怀;便荐送非人,朕亦不怪也,朕自有试用之道,如有闻他省之人,可速将姓名来历密奏以闻,朕再传谕该督抚访查。不可视为具文从事,以留神博闻广访,以副朕意,慎密为之”。这个硃谕,雍正皇帝竟亲笔写了八道,可见其心情之急切。当然,雍正之谕示,除了征请名医之外,亦访寻道士,但据史书载,雍正对于妄称神鬼、荒诞不经之道士是予严惩的,道士贾世芳便因之而获杀头之罪。

  另如光绪三十四年六月,光绪病重,亦曾电谕全国,广征名医:“总管内务府为片送事,六月十三日军机大臣口传奉旨,着将陈秉钧等每日请得脉案钞给军机大臣、御前大臣、各部院衙门,并各省将军都统、督抚等阅看。如知有精通医学之人,迅即保荐来京,钦此”等语。至光绪三十四年十月二十一日,光绪临终之前,仍“谕内阁:自去年入秋以来,朕躬不豫,尝经谕全国各省将军督抚,保荐名医。旋据直隶、两江、湖广、江苏、浙江各督抚先后保送陈秉钧、曹元恒、吕用宾、周景涛、杜鍾骏、施焕、张鹏年等,来京诊视。惟所服方药,迄未见效。近复阴阳两亏,标本兼病,胸满胃逆,腰骽酸痛,饮食减少,转动则气壅咳喘,益以麻冷发热等症,夜不能寐,精神困倦,实难支持,朕心殊焦急。著各省将军、督抚,遴选精通医学之人,无论有无官职,迅速保送来京,以候侍诊。如能奏效,当予以不次之赏。其原保之将军、督抚,并一体加恩,特此通谕知之。”亦是一再敦促各省举荐名医。总之,从清代御医所书脉案及其治疗效果分析,宫中御医确属名医之列,地方保举也是十分认真的。由于宫中治病强调疗效,御医又有遵旨施方的苦衷,而在此情况下,尚能获较好的治疗效果,更资证明御医是医理精深的高手。

  一代名医代表着一个时期的医学水平。御医一般都具有较高的理论水平和丰富的临床经验,应该说他们代表着有清一代的医学水平。正是由于他们的努力,使宫廷中的医学水平不断发展,形成了清代宫廷医学。但是,从皇帝有关医药方面的硃批(谕)中也可以看出,御医们无论在治病过程中,或是在其他医务活动中,均存有多种困难,甚至有被问罪的危险,所谓“太医难当”,洵不虚也。(此文原载《故宫博物院院刊》1982年第3期,总第17期,14至18页)

本文由mg娱乐线路发布于历史文化,转载请注明出处:从清代皇帝有关医药的硃批看御医,还有一类人

相关阅读